• 首页> 彩票数据 > ag平台每天稳赢_主人公自述:一次穿越无人区的反面教材
  • ag平台每天稳赢_主人公自述:一次穿越无人区的反面教材

  • 发布日期:2020-01-10 18:05:15 信息来源:互联网
  • ag平台每天稳赢_主人公自述:一次穿越无人区的反面教材

    ag平台每天稳赢,前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的相关规定,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与缓冲区内禁止出现各种人类活动,实验区内严禁开设与自然保护区保护方向不一致的参观、旅游项目,不得建设污染环境、破坏资源或者景观的生产设施。也就是说,民间穿越无人区的行为都是违法的。违法的代价并非只有处罚,分享一个女车主因跟随黑领队非法穿越最终油尽自救的故事。非法穿越有风险,探险并非冒险,生命只有一次,且行且珍惜。

    对西藏的情缘始于5年前第一次跟着户外团经318进藏,那也是我对“户外”、“越野”的第一次接触。从那时起我爱上了西藏,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数次以不同方式、不同路线进藏。后来我的“野心”自然而然就转到无人区上,我想要看看那里的风景。

    那是软弱者的禁地,但我想那应该不是越野人和逐梦者的禁地。我清楚那将意味着高反、严寒甚至生不如死,但我愈发向往世界上最纯净的那一片土,想和那些高山湖泊、牛马和羊群们为伍,一起驰骋在高原圣地上。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双湖住宿的宾馆停车场阿夏(化名),那时他正准备带着一辆重度改装的牧马人单车进入羌塘。他似乎很专业,是个经验丰富的领队,人看起来还很健谈友善,于是我们加了微信,也期待着有机会跟着他来完成梦想。

    十月份又到了穿越的好季节,我们的小群里开始蠢蠢欲动张罗着请阿夏做领队,带着我们走经典路线南北穿一次。费用定下来是领队费用一个人五千,所有支出花费是自己解决。当时我们对这一次旅行充满期待,完全想不到后来的惊险与无奈!

    还没出发,变化就已开始。下道点一变再变,路线也飘忽不定。一开始我们还能理解,即便阿夏告知我们要完全反着走,我们也选择信任。风景是一样的,正反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后来才知道,路线的一变再变是为了躲避检查站。

    day 1

    第一天,宿醉的阿夏被我跟同伴敲门叫醒,做好准备工作正式出发。下道后有很多冰水融合的过河点容易陷车,大家开始还很兴奋地互相救援。但很快我们发现了一些正常行驶的卡车和皮卡,我们开始纳闷了——我们的越野车队都频繁陷车,那些卡车是怎么进来的呢?

    晚上扎营后阿夏还“炫耀”着跟大伙说,原本是要走庆华矿业的,但是他带我们走的这个路比庆华大概少绕270公里,而且也没什么检查站。那些货车是从旁边国道进来的,他们有正规途径但是我们必须要走越野路去绕进来。听着很有道理,海拔3400,大家都很兴奋,还煮着粥感受着户外野营的乐趣,一团和气,其乐融融…晚上套着两个睡袋,贴着暖宝宝还是小冷,哆哆嗦嗦的睡着了。

    day 2

    这一早大家一起煮了泡面,出发后发现河并没有全冻住,过河似乎不那么容易,这一天都在各种找过河点,还有没完没了救援。此时阿夏才不情愿地承认他并没有走过这条路线甚至没有轨迹,只是自认为可以进来。我们不得不成为了探路者,漫无目的的找路。到了这天我才知道我们的领队从来没有走过这路线,也没有轨迹,就是知道这个路能进去,把我们当探路者去找路。就这样跑到下午5点我们才行进了十几公里,“队员”在前方探路,“领队”却在后方颐指气使,并且准备早早扎营了!大家一致反对,这才继续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对阿夏产生了怀疑。

    day 3

    今天,依旧如常,继续跟个无头苍蝇般的找点通过,下午在一个过河点耽误了很久时间,车基本是通不过去的,石头太大太多,不过人多力量大,男士们都下去搬石头铺路费了很多劲才得以顺利通过,但是到了阿夏过时,石头卡住了底盘,哦对了,着重介绍一下他的车,lc100 素车,连胎都是公路胎,(之前群里他说过无人区公路胎就行,我们真的信了)。

    这时我们才发现,领队的车不仅没有任何救援装备,唯一的备胎还是坏的,卫星电话更是不用想。不仅“硬件”不行,驾驶技术也无法恭维,每天救援他的时间是最多的。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所有人历时两个小时终于把他的车解救出去了,此时天也快黑了,大家都希望能到海拔第一点的地方扎营 。领队说往前走1.8公里海拔会降低,虽然我们都觉得有些蹊跷,但一致同意继续前行——不过1.8公里嘛!但是这1.8公里我们用了5个小时,期间一个队员的老80坏了——他还是我的老乡。事先我们就不建议他开老车穿越,这一回减震器彻底报废只能弃车,于是我们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卸车、分油,说好出去后再支付油钱。看似有些遗憾,但我想说自作孽,不可活,从报名到出行基本上除了领队所有人都反对他开老80来,他开始说搭其中一个队友的五十铃,后来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把车拖到了格尔木,而后才跟五十铃主驾说,害人家都没时间找副驾,一个人孤零零的开了全程。

    我这个老乡就坐了领队阿夏的副驾,俗话说得好不是一类人不进一辆车,两个人狼狈为奸把我们最后坑的更惨。半夜十二点到达了一个废弃的矿区,领队说这是我们的扎营地,夜深风高的大帐篷也都懒得搭了,大家只能车上自行解决了。而海拔只降了20米而已!从5040降到了5020,那我们驱车五个小时走夜路来的意义是什么,那么晚了风也那么大吃饭搭帐篷也都有心无力了,最后还不是车上睡?热水也喝完了 那么冷的天也不好做水,哎,少喝水,少尿尿吧!

    day 4

    一路上走了很多炮弹坑还有毁底盘毁轮胎的“路”,三辆车坏了五个轮胎。我把自己车唯一的备胎给了同型号的姚哥,加上他自己也有个备胎,就这样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换了两个轮胎,霸道也爆了两个还好都换上了。但是领队不仅轮胎爆了,而且备胎也是不好用的!我么不得不花了两个小时用来补胎,然而轮胎还是慢撒气,走半个小时就要用15分钟来补气。

    晚上,领队开会,其实言下之意就是想让我们放弃接下去的行程,我们明白基本上车都没有备胎了,还有的多多少少出现了高反,大家意见不一,但我想大家挤出时间千里迢迢花了那么多钱和心力应该不甘心回走吧,而且四天了,我们连保护区还没有进,大家最后决定还是继续走,走一步看一步。

    矛盾,愈发激烈

    day 5

    上午由于水都结冰了,需要化水耽误了很多时间。中午十二点才出发。领队还打算晒晒太阳,让帐篷也晒晒三四点再走,我们当然不同意,在催促下车队终于动身了。

    今天的路还算好走。领队的车除了陷车需要救援没有任何作为。全天都在海拔五千以上。晚上阿夏非要开夜路去太阳湖,说是二十公里,但是不陷车不救援的情况下也要开四五个小时,何况大半夜啥都看不到,各种陷车。一直说翻过这个山就是一马平川了,但是翻过这个山就会发现还要继续找各种翻山过去点,继续陷车救援,无限死循环。

    当然主要救的还是我们亲爱的领队大人阿夏的车。 在半夜一点他的轮胎彻底报废,也没人好意思说让他弃车,当然他也不舍得,大家一起帮忙但也无能为力,于是只好原地扎营。这一天大家滴米未进,此时连水也没有。

    day 6

    一上午领队继续他的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补胎。中午终于出发了,领队说自己的胎不行随时要完蛋加上fj的主驾高反严重,于是不得不放弃接下来的行程以最快方式出去。有人提出干脆弃车好了,他装听不到,这个是个人意愿,我们只能劝说不能干涉,但是这个真的太拖累大家了。于是阿夏爽快决定分成两队,想去太阳湖的就去,他自己去过太多次了就不去了,高反的不想去的跟着他车慢慢走,等他们汇合。

    fj两口子高反肯定是要跟着他走,而姚哥的路巡也是担心万一再爆胎就没德换,而且也怕他们两个车出现什么问题没法解决,也决定跟着领队走,而我们的车张哥也是担心他们人和车都是隐患,尤其阿夏的轮胎简直就是不定时炸弹,真出问题都没办法处理,所以也就放弃去太阳湖了跟着领队慢慢走。

    天无绝人之路,在还没开出的十公里的道上竟然发现了一辆刚弃车没多久的老路巡100,我们像中了头奖一样的凑过去,最重要的是找到了可以跟阿夏车匹配的备胎,虽然尺寸上有些小出入,但是开出无人区是没问题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找到点自热米饭。“打劫”的感觉也不错,就多拿了两盒自热米饭,后来事实证明我当时的贪婪是明智的。

    一路上比较好跑,毕竟是才进可可西里,车辙印还是比较明显。快天黑时我们到达鲸鱼湖的尾巴,也就是跟他们说的汇合点,但联系不上他们。fj的谭哥情况越来越差,吐了好几次,他的夫人很焦急 一次次问我们的领队能不能再往前开找个海拔低的,领队一点都不耐烦地敷衍着,甚至还怪他们不会用氧气罐,敷衍的我都有点看不下去。说是为了车和人员安全问题尽快撤离,我们分成了两队,在这海拔五千的鬼地方干冻着,领队却不主动联系去太阳湖的队伍?此刻,我的同伴张哥又一次向阿夏提起了油的问题(从早晨到中午一直都在提),阿夏非常自信且专业的说:没问题,匀一匀都能够跑出去。还表示,如果油不够了包在他身上个。

    我们的车显示续航里程跑不远了,连打着火先暖车的油都不舍得用了,车里跟个冰窖似的,一小时一小时的等待,我们都在抱怨就不该在无人区里分成两个队,终于在晚上十一点半时才等到他们过来,我们在车里可是干巴巴冻了四个半小时,我也因此开始有些感冒。

    队伍会合后,领队竟然让他的跟班,也就是我的那个老乡开fj! 在没有对轨迹,没有沟通怎么走的情况下让他领路,我们后面的车就跟着他往前开,没开多久听着后面五十铃柴油车好像出了点问题,手台问了问情况,阿夏说让我们先走,十分钟他们就追上,我们前面三个车就跟着领头的fj继续前进了,与后面的车就分开了。半夜三点还是没有看到他们追上来,我们打算一边等他们一边自己休息一下,天亮了,他们还是没有出现,我的同伴觉得如果就这一个路的话继续等。那时,我那个坑人的老乡说话了,也许他们走的是另一个路,在之前有个分岔口,或许他们走的不是我们这个路。这太扯了,阿夏都没有事先对好轨迹的情况下就把领队的任务给他就非常扯了,他还在分岔口时想当然的没有一丝犹豫的不告诉我们就把我们带了他认为的一条路上去了!

    我们四个车一边跑一边用卫星电话给他们打,并给朋友的手机打,让朋友们一直给另一队的一个成员的卫星电话打。打了一天都没有接,我跟张哥的车也彻底没有油了,好在已经跑到了两道汇合的一个必经之路上。fj还可以跑三百多公里足够出去,另两个车一个路巡一个霸道只能跑一百多公里了。张哥之前担忧的油料问题很残酷地摆在了我们眼下,而且领队也找不到,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终于靠朋友辗转着找到了愿意一万块钱200l送油来的,与此同时,我那个老乡又冒出来怂恿另两个够跑一百多公里的车主继续往前开,开到没油了坐他开的fj出去拉油回来 这样省了钱又不用在这干等着 ,要么就等他出去了他再回来给他们送油……出于一路以来积压的怨气我跟他吵了起来,最后他开着fj还有带着谭总两口子按照他所谓的轨迹单车开走了。反复抛弃队友的真是让人无法忍受,万一单车陷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再加上两个高反那么严重,出了什么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最恶心的是他还觉得自己很成功,不知道怎么吹的,还说他身边玩车的朋友还想让他带路再去穿三无了,希望这些人看到这个文章可以清醒点,生命只有一次!

    于是,我们联系好了油打好了全款就等着油送来了,原计划是说晚上十一点左右到。在接近十一点时出现了车灯,戏剧化的一幕出来了,来的竟然是以我们领队为首的另三辆车。问他们什么原因才来也不联系我们,说的也是天花乱坠。听说我们联系了油,阿夏居然想蹭我们的油用,可分明就是他在昨天亲口说油足够的。虽然我内心很抗拒,但仍觉得大家一起出去最重要,我决定还是给他分一点我们的“高价油”。在等油的过程中,两个队就关于这一天一夜联系不上的问题吵了起来,确实,我们分开了,一直联系他们,却始终联系不上,他们稍微想联系我们都不至于完全失联。

    后来听一个队友说阿夏跟他们说估计我们穿出去了或者被抓了,让他们先出去,还把电台频率换了,真是莫名其妙。这个判断也太专业太有责任心了吧?如果没有跟我们汇合,他们能的油压根也不够出去啊?而后还得知,他竟然把责任怪我们四个车上,说我们抛下了他们三个车,这一切太可怕了,我们现在只想油快点来,我们能尽早出去。

    我们所期待的一直没有到来。太阳升起后,我们把所有问题摆在眼前。阿夏也没有什么改变局面的办法,成功把问题甩给了我们。其实他心知肚明,谁联系的油谁就要付全款定。于是队伍第三次分成了两队,以我们车为首的几个车继续在这等油,他坐柴油多的五十铃去找送油的车了,说是怕陷单了没得救援,这次介于之前的教训,互相都说好了怎么互相保持联系,我发现:一个队伍即使有了裂痕有过争吵,在油尽粮绝,出口只有一条时人们又出奇的团结。等到十点多,视野中终于出现了一台白色的皮卡——这是给我们送油的救援车来了。

    大家开心地把油分了,阿夏说:“油我一点都不加哦”。原来之前他把我们一辆三菱的备用油加走了,害得人家没有油出去了,后来人家要他算这个钱,他也不认。最后,我们跟着送油的车开了出去,送油的人很好一路上像个导游似的给我们讲解了很多,到了一些地标还停车让我们拍照留念。这是8天以来我第一次找到了“探索者”的心情,开始真正的发现无人区。之前走的不是没有轨迹没有车辙的野路就是大半夜什么都看不到在探的夜路。要不是他们带路从花土沟出,我们还不知道要被阿夏带什么山间野路从新疆什么小镇出了。

    在此,我要集中说关于我们领队阿冬几个非常不专业不负责的几点:

    1 .身为领队,而且是收了钱的领队,装备极其不专业,救援工具没有,卫星电话不带,原厂公路胎,备胎不能用,这是来搞笑的吗?如果后来不是运气好遇到一个弃车把备胎装上,他的车只能扔在无人区里,带来更大的矛盾和危险。他是领队,帮他一次二次都是可以,但是每天都是他各种问题浪费大家时间。白天跑不了多少晚上还要跑夜路,导致大家休息不好,热水没法烧,晚饭也没得吃,弄得大家不仅没心情,而且身体情况都每日愈下。而且我们放弃后半段的行程直接结束,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他的车支撑不下去了。

    2.出发前,阿夏告诉我们每车120l的备用油就足够。事实证明这些油当然是不够的。我们先是分了弃车的80的油,后来在大家质疑油料不够时他依然坚持己见,燃油真正成为危机时他又躲躲闪闪,我们自己解决问题后他又来跟我们要油……做为一个常年跑无人区的领队,第一他就根本没想带我们走完全程。第二, 没想到我会有熟人联系送油进来,想到时候狮子大开口 ,兜售更为天价的油 ,中间赚差价 。

    3 .路线一变再变,毫无计划,不仅没有亲自走过,甚至也没有研究过轨迹就贸然带我们前往。即便如此,领队车还不打头阵,全程都是其他车辆在前方找路。请问是我们花钱雇的这大爷跟我们同行吗? 四天半的时候才刚刚进入保护区,那时候车大都没有备胎了,时间也已过半,人的身心都很疲惫,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劝退。对,后来是分批次一些人去了太阳湖,他又拿自己的车说事不带着大家一起去,我们怎么忍心放着他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问题的车还有高反的fj车主?还有另一个著名景点鲸鱼湖,我们是夜里走的,什么都没看到。其他的向阳湖啊等只存在于他开始画的大饼里出现。这八天七夜,我们天天都在外围找路,想办法翻山过河,而真正我们所期待的无人区的景色,基本没有领略到。

    4.一路来不仅没有解答我们的任何好奇和疑惑,反而需要大家频繁救援。整个车队没有任何计划和纪律,每天出发都拖到中午,然后再赶夜路,完全不为大家的安全着想。

    5 我们事先把领队费都汇总在一起,等成功出来时再全款给他。他在出发前一天要走了人均3000的酬劳,美其名曰是先“买路”。其实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保护区的边缘瞎转,压根也没进到保护站管辖的地区。在无人区分队失联时,他有电话从来不联系我们。而现在,一天到晚推卸责任还把责任怪到我们身上,除了要钱就是要钱,甚至还威胁我们。

    教训,组队需谨慎

    我这从来没写过游记的人不知不觉码了那么多字,也不知不觉把文章变成声讨领队的,对阿夏实在是非常气愤,还好我们自救出来了,可是如果有点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他的不负责以及贪心导致我们此次行程非常狼狈且失败,我们的队员无论人品还是技术都是非常优秀,就是这么一坨屎搅坏了一锅粥,最重要的是每次他出现问题的时候态度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除了要钱什么都不谈,实在是恶心至极。一个不靠谱的领队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依然会把团队带入一次次的绝望的困境中。希望更多的人在选择领队时擦亮眼睛,不能让这种偷奸耍滑之人昧着良心挣钱!要选择团队的话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毕竟如果遇到个不靠谱的就会浪费自己时间精力,还会把自己的安危搭上…很多人,只有遇到事情了才会看出责任担当,以及本性…

    后记

    做为典型的白羊女,开始只是气愤的一口气粗略的写了这个文章打算发在我们的小群里让领队明明白白的认清自己做的这些事,致歉一下就行了。没想到他的态度特别糟糕,一直咬着钱不放,说的话也特别流氓,导致我很生气地想曝光让更多人知道。我认为这次出来有我们很多的侥幸,但是谁都不能保证幸运一直陪伴每一个人,只要有个万一,后果不堪设想,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有更多的人认错了领队,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肯定心里都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不管参加什么户外活动,前期准备都做到位了,天有不测风云,真遇到什么不可抗力因素我们不后悔!我们出发,在路上,是去体验和感受跟我们平日不同的生活与人生。不是炫耀自己成功的去过哪里,不必为了讨好这个世界而委屈了自己。不要因为自己走的太远而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

    编者后记:

    不靠谱的领队还不是穿越无人区的首要问题。最关键的是,民间穿越可以说全部非法。有关几大“无人区”的各种中央红头文件中,明确说明“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与缓冲区内禁止出现各种人类活动,实验区内严禁开设与自然保护区保护方向不一致的参观、旅游项目”。也就是说,打着任何旗号在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出现的人、车和队伍都是非法的。而且,现在处罚的力度并不小,那些得意洋洋来炫耀的,大部分已经是违法者了。

    那么无人区就再也碰不得了么?

    法律的红线当然碰不得,但无人区并不是从此绝缘探索者了。其实,现在的三江源、羌塘等地,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铺设了乡道甚至高等级的柏油路。那些地区本身就有牧民居住活动,他们的生存条件在改善,交通情况也在改善。另一方面,保护和开发永远是同时进行、互相支持的,政府也希望在最佳条件下引导旅游、收货经济效益。从前许多要靠硬派越野穿越才能到达的地点,如色林错、普若岗日冰川等,现在都有公路通达,城市suv甚至轿车车主也可以一探究竟。那就是羌塘,就是从前到现在越野人们的终极目的地。

    想去无人区,就去吧。并不是只有非法才叫穿越,也并非只有非法才能感受到更好的无人区。西藏那么大,路又那么好,那就去看看呗?

    上一篇:滴滴违规投放共享单车被约谈 回应:初衷是以新换旧
    下一篇:蔡英文过境休斯敦欲求“突破” 侨胞大喊“蔡省长”